您的位置: 章丘信息网 > 娱乐

赵登禹佟麟阁纪念雕塑落成由三部分组成图

发布时间:2019-11-26 18:01:29

  赵登禹佟麟阁纪念雕塑落成 由三部分组成(图)

  昨天,在赵登禹将军纪念雕塑落成现场,三十五中的同学们向将军81岁的女儿赵学芬献上鲜花和祝福

  佟麟阁纪念雕塑位于佟麟阁路三联书店附近的绿地里

  昨天,“赵登禹将军纪念雕塑”在西城区赵登禹路落成。将军81岁的女儿赵学芬坐轮椅来看“父亲”,78年后再与“父亲”合影。同一天,“佟麟阁将军纪念雕塑”在佟麟阁路落成。佟麟阁的儿子已91岁高龄,佟将军的孙子见证了这两处雕塑的落成。

  纪念雕塑三部分组成

  赵登禹将军纪念雕塑由卢沟桥的雄狮、赵登禹将军塑像、将军题写的“为国家扶正气”和“孝思维则”三块浮雕组成,镶嵌在三十五中学的外墙上,面向赵登禹路大街,古朴却很有震撼力,似在默默讲述78年前的那场惨烈战争。

  赵登禹将军83岁的儿子不久前去世,81岁的大女儿赵学芬携长孙来到浮雕落成现场,追忆缅怀父辈。赵登禹的长孙赵瑞明告诉:“我爷爷是一个很孝的人,这种孝不仅仅是对家庭,更是对国家。听说,父亲、姑姑很小的时候,大约三四岁吧,爷爷就给他们买军装,时刻提醒他们要抵抗外敌入侵,保家卫国。”赵登禹牺牲时只有39岁,妻子只有27岁,身怀有孕,儿子5岁、长女3岁,还留下了70岁的老母亲。

  杀敌悍将有颗仁爱之心

  赵登禹是山东菏泽大汉,有一身好武艺,比武时撂倒过冯玉祥将军。1933年3月长城抗战爆发。赵登禹率部驰援喜峰口,与日军展开惨烈争夺战。久攻不下时,他组成大刀队,夜袭日本兵营,砍杀日军500余人。这场战役使“赵登禹大刀队”名声大振,路人皆知。音乐家麦新根据这场战役,谱写了抗战名曲《大刀进行曲》。从此,“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”唱遍全国。

  这么一个杀敌不要命的将军,却有一颗仁爱之心。根据北京档案馆资料,赵登禹曾亲自写信给万牲园(北京动物园前身)负责人,为两只在战斗中捕获的火狐狸争取“生存权”。信中说:“敝师驻防塞北,日前偶在该山得获火狐狸两只,因敝师不便饲养,恐日久伤其生命,殊为可惜,素念贵园万牲罗列,以供游人观瞻,兹特派副官单永安,携往送上,即请查收为荷,此致万牲园。师长赵登禹拜启”。

  大红门牺牲 卢沟桥落葬

 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抗战爆发。赵登禹奉29军军长宋哲元之命,赶赴南苑,和副军长佟麟阁共同负责北平防务。7月28日凌晨,日军30多架飞机向南苑进攻。赵登禹率部与日军血战6小时,在大红门御河桥遭日军机枪扫射牺牲。牺牲前他说,死在战场,死得其所,只是不放心老母亲,希望军队给予照顾。

  赵登禹牺牲后,北平红十字会将其遗体草草掩埋。陶然亭龙泉寺的僧人将遗体取出,殓入棺材,暂厝寺内。僧人们感念赵登禹的爱国情怀,常常一遍又一遍地给棺材上漆,将棺材漆得锃亮。赵学芬对父亲的唯一记忆就是,父亲牺牲几个月后,她和家人被带去看父亲的灵柩,在两张宽宽的木凳上停放着一副黑亮亮的大棺材,全家人哭成一片。

  赵登禹的灵柩在龙泉寺停放九年,直到抗战胜利后的1946年7月28日,由政府在中山公园举行公祭,落葬于卢沟桥西1公里左右的西道口从此长眠在这片他誓死保卫的国土上。同年,白塔寺东的“北沟沿”胡同被命名为“赵登禹路”,以纪念这位为抗日捐躯的民族英雄。

  一块怀表纪念佟麟阁将军

  29军副军长佟麟阁与赵登禹同一天牺牲,是抗战以来殉国的首位国民党高级将领。1946年,西单西侧的“南沟沿”胡同被命名为佟麟阁路。昨天,纪念佟麟阁将军的主题雕像落成,雕像并没有出现他本人的头像,而是一尊被炸坏了的怀表雕塑,怀表的日期和时间定格在1937年7月28日将军壮烈殉国的时刻。铜怀表上有两尊麒麟,借“铜”、“麟”二字来表达对佟麟阁将军的怀念之情。整个雕塑高1.937米,链子由77个铜环组成,寓意为:1937年7月7日,牢记历史,勿忘国耻。

  专家释疑

  赵登禹路牌未被当废品卖

  原良长的父亲原逢是29军教官团教官。为赵、佟两位将军塑像就是原良长先生的建议。“以前在路口有个赵登禹纪念路牌,后来不见了。问路边的居民,听说是被人拿去卖废品了。”

  很多人都不知道“赵登禹路”、“佟麟阁路”的来历;两位将军的英雄事迹随着时间的流逝日趋模糊。针对此,原良长去年给西城区政府写信,希望能够在这两条路上建浮雕或塑像,纪念民族英雄。这一建议得到批复。

  北京档案馆研究员刘苏告诉北京晨报,赵登禹路口的纪念铜牌并未被偷,而是几次道路改造后,铜牌没地方安置了。今年恰赶上三十五中搬迁至赵登禹路,赵登禹浮雕得以建在校园外墙上。刘苏表示,作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,今后,三十五中有义务有维护赵登禹浮雕的安全和卫生。

  刘苏先生堪称是北京的“老档案”,他告诉北京晨报,很多英雄纪念名牌、道路牌子并没有得到很好的爱护。1997年因办抗战60周年展览,他跟同事去给“佟麟阁路”路牌拍照,发现路牌非常脏,两位学者不得不站在自行车上擦路牌,擦干净了再拍照。

  去年“七七”前后,又因展览需要,刘苏去给“赵登禹路”路牌拍照。“路牌太脏了,拍完照才发现,照片上全是灰尘颗粒,实在不好意思拿出来办展览。当时我一个人去的,想擦干净又够不着。最后,不得不专门等了个雾霾天,再去拍照,这样才看不到牌子上的灰尘了。”老先生说,学习抗战精神需要走心,要办好身边的小事,“包括把‘赵登禹’三个字擦干净这样的小事。”

体育
凉菜
音乐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